Untitled



凌晨三點半,獨自一頭熊坐在辦公室裡,依稀還記得剛剛做了什麼事:八點到十二點,回研討會的信;十二點到剛剛,重製海報;下一個四小時,架設報名用的網站;再下一個四小時...
耳邊傳來史茵茵福音專輯的「有人在為你祈禱」。想想,也是... 不然在這堆積成山的行政事務中,我怎麼還有機會碰得到自己最喜歡做的設計呢?
眼睛酸,也痛;完全不曉得自己的身體是在發警訊,還是在幹嘛。
現在
只剩那一絲的幻想
還牽引著我繼續走下一步
只是
幻想終歸幻想

是會有醒來的一天

但我現在連覺都還睡不了
罷也
繼續吧